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司介绍 >
白雪 散文:喜茶却不懂茶
* 来源 :http://www.lojra24.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07-27 16:50 * 浏览 :

  前段时间去了一位朋友的茶馆,她送了我一罐“碧螺春”这位朋友是位“茶女子”,聊起来说她天天和茶打交道,却也不是十分懂茶,茶就犹如,每一种茶都有自己不同的特性,在于品而不在于识。茶,那是一种无言的碰触,她身上流露出来的那种宠辱不惊笑看云卷云舒的淡然很受。这也是一种欣赏,总是觉得她是一道经久耐泡的“好茶”。

  好朋友调侃我一天很矫情,喜欢发表那些不痛不痒的文字,我笑而不语,胜过有声,我今天又想矫情一下,其实我甚至都不懂“矫情”到底指什么?我行走在自己的世界里,我手写我心,我口说我心,闲来游走在文字的境界里,我虽然不是很懂茶,但我喜欢茶文化里的精深,更喜茶里的曼妙,品茶亦是一种慢时光。

  其实生活里的那些小矫情在我看来就是些“小确幸”。我常常会去在野外采摘一些不知名的小野花来装点自己书桌上的玻璃花瓶,就如同装点自己的心房一样。

  我喜欢喝茶却不懂茶,我只是很喜欢那一杯纯粹的清香和那浅酌慢品的过程。我总是觉得茶不骄不躁、不卑不亢、不温不火、实实在在的具有一股谦谦君子之风,慢慢的滤去的你满身的疲惫和炎热,而这种场景总是让我不胜神往。

  盛夏,外面酷热难当,屋内凉爽静怡,静静的独处一偶,将水至于壶中,水可以勾兑出的一切味道,我只需一个干净的小窝,一壶水、一朵花、一段音乐、便可沏出茶香氤氲溢满小屋,超然物外,安谧恬淡的。

  此时,茶香无需言语,廓尔忘言,也有人说:好茶在手,一人得幽,二人得趣,三人成品。茶对于我来说是附庸风雅也罢,说是随也好,也可以继调侃续成是矫情,只是仍不敢称“品”所以只能称为“喝”,我喝茶,我只是把它当作是种生活方式,喝的是心情,纳的是清凉。对于品茶的人,茶也行就是一种,而品的就是一种吧。